被亲人性侵的女孩 我们知道的永远只是冰山一角

今日新闻 2019-11-09185未知admin

  

被亲人性侵的女孩

  Tips:本期故事讨论的是一个关于性的话题,但也是一个孩子应该听到的关于性的话题。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,你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让 ta 听到,或者也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跟 ta 聊聊这个话题。

  根据公益机构“女童保护”发布的《2018 年性侵儿童 案例统计 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》显示,遭遇过性侵的儿童当中,将近 7 成,都是由熟人作案,在 2018 年媒体公开报道的 317 起案例中,熟人作案就有 210 起。

  这个「熟人」,包括老师、邻居、网友,和亲属。

  

李静,25 岁

  我到现在没有谈过一次恋爱,这其实跟我的一个堂哥有关系。

  他是我伯伯的儿子,比我大两岁,我们两家住得很近,经常来往,我和堂哥从小感情就非常好。那个时候,堂哥经常看书,我受他的影响,也喜欢上了看书。高一那年,学校晚自习放得晚,他因为担心我的安全,晚上会来学校接我。

  

-1-

  

堂哥的手放在我的胸上

  我高二那年,所有的事情都变了。

  当时是暑假,他也正好大学放假有空,我爸就说,「你们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回奶奶家看过了,就趁这次机会,一起去奶奶家探亲吧。」我们答应了,于是我跟他两个人回了奶奶家。

  奶奶家在北方农村,家里睡的是炕,晚上大家会挨着睡在一起。虽说当时和堂哥的感情很好,但其实也会避嫌,睡觉的时候我还是穿着所有的衣服,我以为这样是 OK 的。

  没想到,凌晨五点左右,我醒过来,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胸,是他的手,掀开了我的内衣,放在了我的乳房上。

  我吓懵了,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,只能假装睡觉,但其实所有的细节,我感受得非常非常清楚。

  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块木头,我觉得这样可以尽可能地减少一些,他的那种动作带给我身体上的伤害。我尽可能地把这种细微的触碰的感觉减小,甚至忽略掉。

  很多人会说,「女孩当时的反应是消极的,不抵抗的,就是乐意被这样。」根本就不是!

  以我的真实感受来说,女孩当时不愿意做出任何的动作,只是因为这是身体的一种保护机制, 身体会强迫你陷入一种麻木的状态,以减少肢体接触带来的神经末梢的感受。

  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十分钟,我一直闭着眼。结束的时候,他轻轻地把手拿了出去,然后把我的内衣拉下来。

  白天起来,我们就离开奶奶家了,我在路上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,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我没有勇气去当面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  

-2-

  

他并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

  下午到家后,我收到他的一条短信,很正常地打招呼,然后问我,「接下来有什么样的看法?」我把他的这种举动理解为,一是自己做了坏事心虚的表现,二是来试探我到底知不知道他干了这件事。

  我收到短信的时候,怒火中烧,之前所有消极的情绪都消失了,直接发短信开始骂他,「你有什么脸来问我这样的问题,你就是个畜生!禽兽不如!」

  没多久,他回复说,「自己是一时冲动,希望祈求原谅。」

  我并不接受他的道歉,因为我觉得这样的行为放在哪里都是不可原谅的,然后我删掉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。

  虽然我私下里在正面地对抗他,但是我没有勇气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家里人,我也没有信心,父母会不会为了我去断绝和他们家的联系。

  我高二到高三那一年,都是我独自地消解着自己的情绪。

  他后来有陆续地加过我的 QQ,怎么说呢,我觉得他的道歉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愧疚感少一些,而不是真正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。

  我跟他说,「我会一辈子恨你。」

  他说,「那你恨啊,你恨着就好了。」他觉得,我们之前感情那么好,我却那么冷酷无情,不接受他的道歉,他把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到了我的身上。

  继续扯皮的时候,他说了一句话,我印象特别深,「你有没有想过,你以后的孩子没有舅舅怎么办?」

  这句话的愚蠢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他,我不知道该说他可怜,还是该笑他愚笨,你为什么连这样的线-

  

还好我的家人都站在我这边

  

我们这样私下对抗了一年之后,他意识到从我这里得不到任何的回馈,他转而将压力施加到了长辈身上。他去跟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伯母说,「她不理我了,你能不能去跟她说一下?」

  当伯母来问我为什么不理哥哥了的时候,我冷笑了一声,「你与其问我,不如问问你的儿子干了些什么。」

  伯母后来是这样回复我的,「他在睡觉的时候是无意识的,就是手不自觉地放了上去。」我打着电话走在马路上,一下就崩溃得哭出来了。如果他是无意识的话,是怎么做到动作轻柔地把我的内衣掀上去,猥亵完又放下来的?!

  我妈知道后,也没有当面去质问我堂哥,

  但我依然希望,

  在我受到伤害的时候,我的父母是站在我这边的。所以,我跟我妈说,「我不相信爸爸知道这件事之后,会是和你一样的反应。」对,我相信我的爸爸一定会去正面对抗他的。一个人受到伤害的时候,你身边的人没办法给你依靠的时候,那种感觉是非常绝望的。

  后来我妈发短信跟我说,我爸知道这件事了。我爸看见她在沙发上哭,就问她,为什么哭?我妈把我和堂哥之间的事告诉我爸之后,我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气愤地拨通了伯伯家的电话,然后非常严肃且非常愤怒地告诫他,「请你管好你自己的儿子,不要再让他骚扰我的女儿了!」

  我听完之后意识到,我的父母是站在我这边的,我之前的对抗不是无用的。

  我有勇气走出来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我父母在我背后的支持。

  前不久,有别的亲戚到我们家来,我听到他们说我堂哥,老婆生了孩子之后什么都不管,留老婆一个人在家带孩子、做家务,他还欠了一堆债,可以说是一事无成。

  你看,我没有想过要去报复你,是你自己不争气,是生活报复了你。

  我亲弟弟今年上大学,他来北京找我,我第一次告诉他这件事。他没有露出任何「姐姐你为什么经历了这些」的同情表情,只是非常平静地说了一句话,「我以后不会再跟他来往了。」

  甜甜,22 岁

  

我小时候和奶奶生活在一起,父母常年在外地。7 岁那年,我表弟刚出生,小叔小婶忙不过来,奶奶就过去照顾他们,留我一个人在家。

  我的四爷,也就是爷爷的兄弟,有时候会过来我家,偶尔还留下来过夜。

  四爷个子挺高的,看起来很魁梧,我挺怕他的,尽量避免跟他交流。

  -1-

  

「奇怪的事」

  

那段时间,奶奶给我的存钱罐小猪放了一些生活费,让我一天拿一块钱。有一回,我把那天的一块钱弄丢了,特别害怕,怕奶奶发现,然后我就想向四爷要一块钱抵上。

  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他,然后他说,「你给我脱一次裤子,我给你一块钱。」我心想算了,就走了。

  这件事我没跟我奶奶说过,虽然没有人教过我这些,但我内心里觉得这肯定是一个不好的东西

  ,因为小时候上厕所都要背着男生,所以肯定不能随便脱裤子。我就很好奇,四爷为什么要这么干,对他有什么好处吗?

  后来等我稍微大一些,我把四爷去我家过夜的事跟小叔说了,小叔让我不要跟任何人说,从那以后,四爷再也没来过。

  我对这个事情其实是很抵抗的,这就导致我特别想忘掉小时候的回忆

  ,所以我 10 岁以前的记忆都是模糊不清的,就这件事记得特别清楚,还有他儿子对我做过的事。

  他儿子也是我家亲戚,比我大 12 岁,和我爸是一辈的,属于我叔叔。那年我 10 ,他 22 岁,我奶奶又因为什么事儿出去了,就让他来照顾我。

  那天吃完饭我就睡了,半夜醒过来,觉得下面有点痒,然后我就想上厕所。我发现他的头,在我那个部位。

  好尴尬。我小时候特别傻,以为他在喝尿,我就问他,「你是渴了吗?要不你喝点水?」

  他说,「没事,你睡吧。」然后我就接着睡了,现在想想我真是脑子有病,太傻了。

  第二天醒来,我也没说什么,因为我真的以为他只是渴了。这件事我也没跟别人说过,是渐渐长大以后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-2-

  

我没想到姥爷是这种人

  

我十三、四岁的时候,搬到了姥姥家,和姥姥、姥爷、妹妹,我们4个人一起生活。

  我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姥爷就一直给我灌输一些很奇怪的思想。

  我那时候对性已经有一些意识了,换衣服的时候也会背着他,有一回他跟我说,「你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我还给她洗澡呢,你怕什么?」我当时就觉得他很猥琐,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孩子呢?

  平时看电视剧会看到一些亲亲抱抱或者床戏的片段,如果只有我们俩在,他就会点我,「你看看人家。」而且,他还会给我放黄片。

  我姥姥信耶稣的,每周日都会出门,我妹妹有时候会跟着她,于是就剩我和姥爷在家。他给我放那些 DVD,我记得里面有一个女孩和我差不多大,在做那些事情,我当时并不知道是在干嘛,就觉得很怪。

  姥爷会说你看看这个女的怎么样,看看人家怎么能这么做。给我灌输的意思就是,那样做是好的,像我这样背着他换衣服或者不让他摸,是不对的。

  他还给我看过一个报纸上的故事,上面写一个未成年女孩为了找老人要零花钱,就去陪老人睡觉。当时那个故事是在批评那个女孩,说这样做是不对。我姥爷却跟我说,「你看看人家多聪明,可以用这个来赚钱。」然后就问我同不同意,要扒我裤子。

  我一直很反感他,感觉很可怕。

  姥爷在别人面前都是特别有文化的模样,大家挺尊敬他的,而且他在我妹妹面前也是特别仁慈的形象,如果我没经历过这些,也想不到他是这种人

  。

  -3-

  

父母的信任救了我

  

令我爆发的点,发生在初三。

  我们当时睡炕,妹妹睡在最里边,然后依次是姥姥、我、姥爷。

  有一天晚上,他把他的生殖器塞到了我的被窝里,我还摸到了。我不敢动,假装睡着了,他还拿那个来蹭我的腿,我觉得好恶心。

  第二天我实在受不了了,趁没人的时候,就跟姥姥说了,我说昨晚姥爷把什么东西塞到了我被窝里,还热乎乎的。姥姥不太相信,「应该不能吧?」但那天晚上,就没有让我再睡在姥爷旁边了。

  他真的就是不厌其烦地骚扰我,那段时间我特别郁闷,而且都初三了,我还得认真学习。

  我打电话给我妈,「我这个学期就要搬走,你要不把我弄走,我就去跳河。」过了没多久,我妈就帮我转学了,搬去和爸爸妈妈一起住。

  后来我把这个事跟我爸也说了,他特别愤怒,但也没有去找过我姥爷,毕竟挑明了这个事,对谁都不好。

  我妹妹应该没有遇到像我这样的事,长大以后我隐晦地问过她,「小时候有没有人对你做过奇怪的事?」她说没有。

  经历过这些以后,我觉得对小孩进行一些适当的性教育真的很有用,应该在 ta 很小的时候就跟 ta 普及这方面的知识,而且要告诉 ta,遇到事情一定要跟父母说。

  小孩子跟你说这些事情的时候,一定要信,无论 ta 说的那个人看起来有多么地正直,也要相信孩子说的话。

  我就是因为爸妈相信我,把我带走了,才救了我,所以我现在心态还可以。假如他们当时没有相信我,我真的不知道还会发生一些什么事,太可怕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李静和甜甜都选择了把自己的遭遇告诉父母,也在最关键的时候,获得了父母的信任、支持和保护。

  但

  能够积极去寻求帮助的儿童还是少数

  ,尤其是面对这种亲人作案的情况,

  多数孩子可能都会选择保持沉默,自己去慢慢消化这样的经历。所以我们知道的案例,永远只是冰山一角。播出这期节目,我们重要的不是提醒你如何去提防身边的亲人,而是告诉你,性教育必须要趁早。

  如果你认为谈性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,而排斥给孩子性教育,那当孩子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ta 就不能保护自己。

  因为 ta不能分辨这种举动是一种示好,还是伤害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坐井观天新闻网 www.guodingnet.net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