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见名苑百岁红军的嘱托 熊玉坤:我的父亲在长征上

历史新闻 2021-01-08135未知admin

  101岁的熊玉坤的嘱托:年轻人要学习,听党指挥跟党走,要把新中国建设得更加强大。

  撰文/中网记者杨帆

  摄影/中网记者 伍行健

  视频/中网记者 于恺舟 范逸婕

  出品/中网 腾讯新闻 中国人的一天

  2019年11月8日,在安徽省军区合肥某干休所,老红军熊玉坤迎来了自己100岁的生日。他的三个女儿三个儿子都带着自己的家人一起来给老爷子祝寿。五代同堂,这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福气。

  熊玉坤家的全家福。(翻拍资料)

  熊玉坤介绍自己的子女。中网记者伍行健 摄

  记者到访是在熊玉坤过完生日的第三天了。但是老人的兴致依然不减,拉着记者看他的全家福。那是一张14人的大幅照片,挂在客厅的墙上格外显眼。照片里的12个孩子穿着的绿色军装,熊玉坤和老伴端坐在最前面,慈祥地笑着,不似军人那般严肃。远见名苑现在的熊玉坤已经比照片老了很多,脸上的老年斑清晰可见,但是不减的是那奕奕神采,仍然能看出他当年的风范。

  熊玉坤的左耳听力有些下降,记者靠近他右边坐着。他主动跟记者握手,那手不太光滑却温暖,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。老人曾经经历过的一切,远见名苑也就在与记者的闲聊中逐渐清晰。

  父亲在长征上

  1919年11月,熊玉坤在四川省北川陈家坝乡青年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出生,母亲早逝,父亲带着他和弟弟,继母带着一个女儿,一家五口人,生活,彼此依靠。十三四岁时,熊玉坤在父亲带领下起早贪黑,放牛、卖柴、种地养家糊口,加上各种苛捐杂税,他们的生活,看不见希望。

  “1935年,红军过我们村征兵,队伍里的徐干事在我们村说,红军是的队伍,是领导的打土豪、分田地、霸、除军阀为劳苦大众求解放的队伍。我父亲就加入了中国工农红军,这时我也对红军有了初步的认识。”熊玉坤回忆说,父亲跟着红军走后,他再也没见过。后来父亲的战友给家里写了一封信,这才知道父亲的消息。“我要跟随父亲的足迹继续向前走。”熊玉坤的表述简短有力,时间地点记得清清楚楚,就像这些事情才发生不久似的。

  1935年4月,不到16岁的熊玉坤积极报名参加红军,在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任传令兵,从此开始了他追求和真理的漫漫长征。

  熊玉坤讲起了长征时期三过草地的事。中网记者伍行健 摄

  的力量

  熊玉坤过了三次草地。

  “天当、地当床,暴雨下来当蚊帐,树根野菜当干粮。”熊玉坤还清楚地记得当年长征过草地的谣。相对第一次过草地,第二次、第三次过草地和两次翻雪山的经历,让熊玉坤终生难忘。“第一次过草地时,还能有点口粮,每天还能就着凉水吃点青稞面。后来两次过草地,每天能吃上一顿就算是有口福了。”为了填饱肚子,别说野菜草根,就连都要咽下去充饥。“为了给战士们充饥,不得已把瘦弱的马杀了,好几个人一起才能分到拳头大的一块肉,剩下的皮则用来代替磨破的草鞋裹脚。”

  “过雪山是最的经历,不少战士因为雪山天气冷、高海拔缺氧,一倒下去就再也没起来。”熊玉坤说,由于雪下得特别大,每次一休息,整个人都会被雪盖上一层,“再次出发的时候,只要看到还有两个鼻孔冒热气,就去叫醒出发,没有冒热气的人就永远留在雪山上了。”

  “理想高于天,我们相信党领导的红军必胜。”这是熊玉坤们长征时唯一的,正是靠着这样的撑着他们经历千难万险走出了草地翻过了雪山。在第三次穿过草地时,熊玉坤加入了,正式成为一名。“那时候,都把过草地当作是对我们的锻炼和,感觉到千山万水也不了我们前进的脚步。”熊玉坤的情绪有点高昂,他觉得是让他能够一切、痛苦,抱定目标,前进在道上。

  熊玉坤胸前的军功章闪闪发光。中网记者伍行健 摄

  

  熊玉坤一生身经百战,经历过三次严重的负伤,最严重的一次打烂了他的肠子。

  1945年7月,熊玉坤在警卫团任二营副营长,上级命令攻打山西沁县城,他带着两个连的人前去战斗,敌众我寡,战斗异常激烈,交战中,三连长不幸中弹,上级命令撤退。无奈之下,熊玉坤只好带着部队往北撤,身后有日军追击,加上全部打完,在撤出战斗的途中他腹部中弹,倒在了黄豆地里。

  “到了医院,医生说我危在旦夕,穿腹而过。医生说我的命能否最终保住还要看造化了,后来见我只有口微弱的气,看样子是救不活了,要把我送到庙里去(当时的太平间)。”熊玉坤回忆说,他当时住在农民的家里,东老太太和他的通讯员死活不让抬走,东老太太还拦在门口说:“死也要死在我家里,他是为我们老百姓受的伤。”后来为了避免给百姓添麻烦,他就被送到山上打麦场的子里,一躺就是31天。

  熊玉坤坦然地讲述自己的经历。中网记者伍行健 摄

  “当地的百姓非常好,总觉得能救活我,时常拿馒头慢慢地喂我。”就这样,熊玉坤的命保住了,身体也渐渐恢复。伤好后受命回去当副营长继续战斗。“最困难的他都不讲,那时候受伤的地方都腐烂了。”看着熊玉坤若无其事地回忆那段差点丢了命的经历,旁边的老伴郭奶奶有点激动。在她眼里事关的事,他竟然说得如此轻松。

  面对妻子的嗔怪,熊玉坤只是笑了笑,“这不是没死嘛。”或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最坦然。

  熊玉坤把笔记本都放在这个小黑包里。中网记者伍行健 摄

  熊玉坤从包里掏出的笔记本和放大镜。中网记者伍行健 摄

  三个笔记本

  熊玉坤有一个小黑包,里面有三件套,一支笔,三个笔记本和一个放大镜,他说这是他的宝贝。

  记者翻开笔记本的时候有点,本子上密密麻麻记满了笔记,每一天的日期都清清楚楚。熊玉坤说他已经写了好多年了,有些是过去的事情,怕忘了所以记下来;有些则是每天看书看报的摘录。

  “雪皑皑,野茫茫,高原寒,炊断粮。

  红军都是钢铁汉,千锤百炼不怕难。

  雪山低头迎远客,草毯泥毡扎营盘。

  风雨侵衣骨更硬,野菜充饥志越坚。

  官兵一致同甘苦,理想高于天。”

  老人指着其中的一征组,给记者大声念着。“写的好啊,这都是宝贝啊!”熊玉坤对他的笔记视若珍宝,用手翻页的时候都格外小心。其实,过去的岁月,过往的长征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宝贝呢?看着老人容光焕发,神采飞扬,记者也打心里高兴,“您是我们全国的宝贝。远见名苑”记者说道。

  熊玉坤向记者他笔记本上的记录。中网记者伍行健 摄

  如今,这位百岁老人依旧爱读书看报还爱淘书,一淘新书,二淘军史书籍,他说看新书使思想不落伍,看军史能让人铭记过去。“年轻人也要学习,听党指挥跟党走,要把新中国建设得更加强大。”熊玉坤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国家建设,他说,生日那天,他许了两个心愿,一个是自己身体健康,一个是国家强大富饶。

  熊玉坤向记者展示他笔记本上的记录。中网记者伍行健 摄

  【人物简介】熊玉坤,1919年11月生于四川省北川县,羌族人,安徽省军区原委员。1935年4月参加红军,1936年4月加入。长征中在红四方面军工作,三过雪山草地,参加过百团大战、挺进大别山、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等战役战斗,先后3次受重伤。曾荣获八一勋章、勋章、解放勋章,1988年获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1986年12月离休,现居安徽合肥。

  来源:中网 作者:伍行健 杨帆

  责任编辑:孙智英

原文标题:远见名苑百岁红军的嘱托 熊玉坤:我的父亲在长征上 网址:http://www.guodingnet.net.cn/lishixinwen/2021/0108/94003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坐井观天新闻网 www.guodingnet.net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